QQ在線咨詢
旅游咨詢熱線
400-679-1996
營銷咨詢熱線
0951-5055816
 
當前位置: 首頁 » 旅游資訊 » 新聞中心 » 綜合新聞 » 正文

水洞溝穿越3萬年的感悟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4-11-05  瀏覽次數:193
核心提示:暌違十多年再訪銀川,行前詢問寧夏的朋友,有啥地方值得一看。水洞溝,有意思得很喲。他在電話那頭熱情地推薦道。聽起來,這像是

暌違十多年再訪銀川,行前詢問寧夏的朋友,有啥地方值得一看。“水洞溝,有意思得很喲。”他在電話那頭熱情地推薦道。

聽起來,這像是一個普通的地名,一如鄉下農民封道山門讓城里人假日走走的那種小山溝。這樣的地方,看不看都是那么回事。

“你去了絕不會后悔!”他的一句補充,讓我振奮了起來。近些年國內新景區景點層出不窮,其中不乏令人大驚大奇者。難道水洞溝屬于此類?可我多次到過銀川,怎么從未聽說過這個地方?難道它一直藏在某個犄角旮旯?

文化產業令冷僻變為熱火

水洞溝原來并不荒僻,出銀川河東機場,拐個彎兒就到了。從上世紀20年代起,這個地方在考古學界就已赫赫有名了,裴文中、賈蘭坡、劉東生等名氣很大的考古學家,都曾是這兒的???。它是迄今為止我國唯一經過大規模發掘的舊石器時代遺址,在長達近90年的漫漫歲月中,從這兒出土了3萬多件古人打制并使用過的石器,還有不少古動物化石。有關考古人員至今憶起當年的發掘過程,仍然眉飛色舞:那些文物開始不用挖,地面隨處都是,只用撿。一層層揭開這部厚重的“歷史書”,史前人類遺留的刮削器、砍砸器、尖狀器、雕刻器等一個挨著一個,最密集的地方,1平方米竟然排列著300多個標本!考古人員曾用這類石制工具,模仿先民的樣子,剝皮切肉砸骨并在石板上烹煮,結果體驗到了與先民同樣的快樂。

雖然前后經歷過5次成規模的考古發掘,可享受到其中快樂的人,加起來不過數百。全世界考古學界也早已分享到水洞溝發現的樂趣,但這也不過是一個“象牙塔”中的“小眾”。于是,水洞溝在普通民眾心目中,長期以來幾乎沒有像樣的位置,它像是大漠中的掩藏的一顆寶石,靜靜地等待著鑒識者的到來。

進入知識經濟的時代,考古學的宗旨,已不再是單純的將從物質遺存中復原解讀的人類歷史寫進學術著作與教科書,而且還要和公眾分享考古的過程與方法,以及考古人的所思所想和從實物中提取的知識信息,借以提高社會的文化素養。而旅游業作為文化產業,也需要借用與充實歷史文化內涵,以此吸引游人的目光。于是,“專家考古”向“公眾考古”的過渡,與文化產業和歷史文化的融合,就像是水洞溝的源頭邊溝河與其最后的歸宿黃河,緊密地融為一體。水洞溝于是獲得了新生!

2007年,水洞溝還在熱火朝天地開展最大規模的一次考古發掘,一家“寧夏水洞溝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即宣告成立。5年來,隨著各項旅游設施的完善,到訪水洞溝的游客,從當初的一年百十來號人,到今年可以突破50萬人次。如今的景區大門口,一邊掛著“國家4A級景區”的銅牌,一邊掛著“水洞溝遺址博物院”、“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寧夏工作站”的大牌子??脊叛芯颗c旅游開發相互并行、融合、促進,水洞溝終于完成了美麗蛻變,一舉令冷僻變為熱火。這種“水洞溝現象”,著實反映出社會進步與發展的一種內在規律。

交流是人類生存的基本法則

邁入景區大門,再入遺址博物館,便可與水洞溝的先民們面對面地交流了。一間下沉式的大型展廳,借用現代聲光電技術,再現了遠古時期這一帶發生的變遷:3萬年前的某一天,一群原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知從何方遠道而來。他們剛剛穿過鄂爾多斯荒漠,眼前突然出現一條綠色走廊——河湖碧清,魚兒撲騰,野鴨成隊,白鷺齊飛。河邊神奇般的丘嵴溝壑,與奇花異草和飛禽走獸,一同歡迎著這群不速之客。他們放下簡單的行李,趕緊用石制工具挖土割草,筑起半地下的草棚,在此定居下來。

水洞溝人一代代地繁衍生息,也把自己的生活生產用具,遺留在這片黃土地上。當這些物品重現天日時,人們驚奇地發現,他們用過的石斧石刀石鑿,竟與同時期歐洲、西亞、北非的文化遺存十分相近。莫非這些水洞溝的先民是西遷而來?莫非3萬年前水洞溝人就與西域有了文化交流?解釋清楚這些令人興奮的疑問,真夠考古學家們再忙一陣子甚至幾輩子了。

1923年6月,法國地質學家德日進和博物學家桑志華就是懷著類似的疑問,沿著九曲黃河,由東向西追溯到了水洞溝。他們住進了當地唯一的一家張三小店,晚間,吃過自己動手做的煮土豆和炒雞蛋,他們走出僅有一間客房的小店,朝著北面溜達過去。太陽西斜,荒原漸漸黑寂。對面山崖上,閃現幾點磷火。他們急赴崖前觀察,隱隱約約看出崖壁上有幾片灰燼。他們興奮地大呼大叫,張三聞聲而來,又拿來把镢頭,幾下子就刨出一堆動物頭骨化石。

一個“中國史前考古發祥地”,就這樣“芝麻開門”了。兩位法國的考古先行者,這一次帶走了300余公斤寶貝,他們據此寫出的論文,震驚了世界考古界,此前“中國沒有舊石器時代遺存”的錯誤論斷,被他們一把拋進了九曲黃河!

水洞溝最早的開發和最早的考古發現,都是中外交流的成果。這似乎是在證明,文化交流自古亦然,它不僅是人類發展的需要,而且本身就是人類生存的一種基本法則。交流才有生存與發展,而孤立地存在,就很可能會像野人一樣,最終消失得無影無蹤。

藏兵洞還掩藏著什么

水洞溝的古人類遺址,已夠令人神往了??僧斎藗兊巧暇皡^內高高雄峙的明長城和“紅山堡”,鉆進長城遺址邊上神秘莫測的“藏兵洞”,那種穿越數萬年的滄桑感與震撼感,就更加銘心刻骨了。

這是中國萬里長城僅存的一處藏兵洞,洞外土柱殘壁,奇形怪狀。進了洞門,雖大多時候可直立前行,但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若入迷宮。洞中有洞,不時這邊冒出一間貯藏室,殘存的米菜依稀可辨;那邊出現一座兵器庫,刀戟劍矛依舊挺立。一間較為寬暢的會議室,足以供10來位將官們商議軍機大事。透過會議室旁邊的瞭望孔,長城沿線景況一目了然。最為驚心動魄的是洞內的防御系統:一條只能單人通行的通道內,設有一道長達五六米、深達三四米的陷阱,里面尖樁林立,從上面覆蓋的厚玻璃上走過,還是不免心驚腿顫。想當年若是敵兵落入,必定非死即傷,無法自拔。在冷兵器時代,若有來犯之敵進入此洞,必是有來無回。

在明代,長城沿線的防御,是70里建一城,30里修一堡,城、堡之間還有“城障”。“紅山堡”就是這種最小的城障。它與長達3公里的藏兵洞聯為一體,為來犯之敵設下了天羅地網。不過,紅山堡并沒有經歷過戰事。據歷史記載,在明朝,雖然韃靼、瓦剌的軍隊多次入侵中原,都是繞開了這座堅不可摧的堡壘。這是紅山堡與藏兵洞的萬幸,當然也是一種不幸。

精心構筑的藏兵洞似乎掩藏著這樣一個真理:戰爭的防御,不僅僅是為了戰爭;或者更透徹地說,這種防御,就是為了不發生戰爭。一旦防備到位,就有可能嚇退來犯之敵。既然戰爭是人類社會代代相傳的不變主題,如何建設好鞏固的國防,也是題中之義了。

走出水洞溝,我們的心情格外地平和。那種穿越歷史文化而獲得的徹悟感,也許會相伴我們一生。

 
 
[ 旅游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旅游資訊
點擊排行
一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福彩快三彩票平台app登录 山西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带连线 欢乐吉林棋牌下载 捕鱼王游戏技巧打法 吉林时时彩规则 mg视讯娱乐 天津时时彩平台怎么样 中国体育彩票七星彩走势图 足彩比分波胆推荐 下载比特币官方客户端 曲阳同城麻将怎么胡好牌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结360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查询视频 福彩3d字谜 极速11选5开奖网站 - 点击进入 七星彩走势图表近100期